稻妻月

沙雕游戏po,近期FGO沉迷,热爱消消乐所有手游全部欧错方向心很痛。杂食属性,一般情况常向>>>>腐向。
斗马过激女友粉,艾尔熙德迷妹推。
女孩子是世界的财富!说女孩子不好的我打爆对面狗头。LOFTER用于存档,骚话连篇在同名微博。

【片段练习】魔女的糖罐

给之前的魔女集会paro脑洞撒把土。

魔女立香和被大卫王托管的所罗门Lily。

……
……


我量了糖罐子,喏,你看我在这里标了线的。小魔女手戳在玻璃器皿上比划比划:

你稍微一动我就会发现。

小矮子所罗门不说话,站得规规矩矩冲她眨巴眼。

最后糖罐子里的内容物还是少了一大截,立香咬牙切齿拧紧罐盖,认为自己吞了一服混乱心智的药,就通过所罗门那双冲她眨巴的蜂蜜金色的眼。

小魔女实在心疼自己的糖,恶狠狠地盯他,所罗门嘴里含着一大块,还吮着圆鼓鼓手掌上细碎碎的糖粉,她的威吓压根不痛不痒。

立香气吼吼:
我要把你丢掉。

到了晚上气温陡降,魔女不乐意动窝,跟大卫王隔着壁炉的火苗聊天,瞪眼重申魔女的主张,所罗门刷了牙,套着居家服在她背后把糖罐子里堆得高低不平的物什重新摇成水平线。

立香指着罐子,你看你看跟大卫王告了一堆状。

第二天早上春暖花开,魔女神清气爽看哪哪顺眼,也不提要丢孩子。

午后立香忙着架坩埚熬药剂,屋里的桌子全归了所罗门,小小个用发霉味的古籍给自己搭了座城,比椅子还勤快,看完一本就垫屁股下,再就近拿本新的。待到立香饥肠辘辘进屋觅食,熊孩子的背几乎贴着天花板,即使这样手里的书还不肯撒。

她炸了毛,像被侵犯了领地,风风火火又威胁了一通要把他丢掉。

接下来几周他们仍相安无事。

期间糖罐子空了又满,粘牙小糖块没了还有刚割下的蜂蜜,紧接着又到了应季的美味浆果,森林比行商又勤快又慷慨。

立香恶狠狠地往罐子上画线条,横七扭八,熊孩子掏过罐子总不忘晃一晃,内容物总比新画的线矮半截。
魔女都快哭了。

所罗门觉得她有趣极了。

评论(8)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