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妻月

沙雕游戏po,近期FGO沉迷,热爱消消乐所有手游全部欧错方向心很痛。杂食属性,一般情况常向>>>>腐向。
斗马过激女友粉,艾尔熙德迷妹推。
女孩子是世界的财富!说女孩子不好的我打爆对面狗头。LOFTER用于存档,骚话连篇在同名微博。

【同人】圣女与龙与大英雄 五

圣女掉线了……()

四的时候推到北美了,五就直接是终章后了。

预计分二到三部分的样子。

***

临近午饭想了想,还是分成七章比较好。

做个预告好了:

六、拯救人理的御主哪怕隔着世界线也要谈恋爱

七、圣女与龙与大英雄





圣女与龙与大英雄

五、坚强的Master要勇于面对持续性赤字

不多说守护人理的功绩,藤丸立香终究是少年心性,哪里就会从此一蹶不振的。眼泪掉完了,擦擦脸,伤口长好了,刻骨铭心的一晚好好咀嚼消化了,黎明是崭新闪亮的,站在从者们面前的又是一个活活泼泼的小能量体。

古往今来英雄豪杰欣赏的就是她这一点,藤丸立香的才能也许是普通或者平庸的,可灵魂不论何时都熠熠生辉,因此他们愿担当她的坚盾,利剑和明镜,不能现在打包票未来坦荡又光明,藤丸立香还有太长的人生,不许她就此停滞不前,要她迈开步跌跌撞撞地走。

真的英雄不畏艰险,苦役试炼磨砺心志,三件起计,一打标配,上不封顶,有担当的人类最后御主同样如此,哪怕面对卡池暴死,也要与圣乔治谈笑风生,拍照发推。

齐格飞顿了顿,脸上挤出一个表情,牵扯到猎杀龙类时不慎留下的伤口,一时又难看又滑稽:

……真是对不起,我把真心话都说了出来。

Master的运气有好有坏,基本遵循守恒定律。齐格飞也觉得她这回运气背的时候实在有点长,芦苇原上根都被仔细翻了一回,总是有不带万死毒针的就冒冒然出门,离Master的预定目标数还有一大截。

莫德雷德卿咔吧咔吧嚼烂一把金饼干(谢天谢地,Saber们的职介素材基本没短缺过,否则藤丸立香的泪腺肝脏和头发一起完蛋),坐姿不雅,豪迈地岔开两条直溜溜套着盔甲的腿:

“闭嘴吧齐格飞,再讲下去就算是你,御主都要动手了。”

齐格飞想了想,的确如此。藤丸立香是个务实的,哪怕他是御主的第一个四星从者,呼符一发入魂的惊喜产物,My Room中意从者最长记录的保持者,涉及原则底线问题,小能量体日里再好说话都要爆发。

想想那位连头带尾兢兢业业抵抗了御主三十七次的巴巴托斯先生,因为携带万死毒针被御主踢馆了五十三次的佛钮司先生,以及余下几位她未来得及见面,先行殉职只能瞻仰遗容的魔神柱……齐格飞认真慎重地看着莫德雷德把素材嚼得嘎嘣响,她身后不远藤丸立香跟贤王吉尔伽美什面对面站着谈话,不知怎得情真意切起来:

……抱歉,真的非常抱歉。

叛逆骑士知道这只是他乱七八糟的口癖,没有什么实际含义,白眼翻上天都快进了天灵盖。

迦勒底没有亚瑟王,也没有宫廷魔术师梅林,圆桌还缺高文和崔斯坦,御主也注意减少莫德雷德和贝迪威尔或兰斯洛特的会面,黑色的亚瑟王倒是有三位(Saber/Lancer/Rider),可教养孩子不归她们管,该下班下班,分得门清。Master不傻,没必要产生非战略性减员和损耗。骑士过得顺心遂意极了。

自打匈奴王阿提拉在暗无天日的加班里,羁绊升到十,换来礼装开开心心下了班,Saber职介的出战主力落到黑色的亚瑟王,莫德雷德和齐格飞头上,偶尔兰斯洛特跟他换个班,隔三差五开进芦苇原。其成果闻者伤心,见者落泪,几乎是丰饶海核桃事件的再演。

藤丸立香也就只敢在芦苇原上攥着一把万死毒针,叫嚣48根万死毒针撑不死你,要把芦苇根怼进贤王嘴里让他见鬼去,灰头土脸回了迦勒底还不是照例就想往贤王膝上一瘫,笑得活像亲了一口天鹅肉,后者嫌弃,威胁,然后拎着她领口把人丢进浴室,还叫来了清姬和玉藻们。

少女的心思啊,难琢磨。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