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妻月

沙雕游戏po,近期FGO沉迷,热爱消消乐所有手游全部欧错方向心很痛。杂食属性,一般情况常向>>>>腐向。
斗马过激女友粉,艾尔熙德迷妹推。
女孩子是世界的财富!说女孩子不好的我打爆对面狗头。LOFTER用于存档,骚话连篇在同名微博。

【短打】迦楼罗主从的早晨

*还是晴天篇剧情相关补充,分享一个……借外勤机会和半翼谈情说爱开房夜不归宿的摸鱼爱好者。

*全部都是妄想恋爱脑和OOC,不要细究。给基友们看看乐呵就算了。

 

例行摸鱼圈太太表白@freesia_honey @初霜小九Okami  

 

 

 

 

一日之晨从迦楼罗王的自说自话开始,这个时候迦楼罗王的半翼多半不会言听计从。

今天也如是。

天雄星嘴巴里叼着柄牙刷,含含糊糊说话:

“拜奥雷特,早上睁开眼我并不想先跟牙刷亲密接触。”

天孤星把上司塞进衣服里,毕恭毕敬,油盐不进,有问必答:

“您得先刷牙。”

某一年的和平时间,天雄星和天孤星一起患了急性牙周炎,鲁科医师悬壶济世,唯有那次拒绝望闻听切,长腿的木精丢下句注意口腔卫生转身就跑。

艾亚哥斯裹在一堆毛绒绒衣物里,心有不甘进了盥洗室。地上正进入隆冬,室内开足暖气也不能大意保暖的麻烦季节。拜奥雷特蹲在床脚边低头翻衣物袋子,此次外勤委托内容保密,没法一起带上供职安忒诺尔环的侍女,所谓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地兽贝希莫斯习惯了先锋的工作,粗粗拉拉的生活,没有几分细腻的特质,迦楼罗王也不甚在意,许多贴身事务指名要她参与,不容拒绝,这份有恃无恐的偏爱教人侧目,没多少冥斗士愿意参与协助他们的任务,一是人家挑剔,嘴上无德,二是没胆,眼睛发痛。

前圣战里一场剑拔弩张双雄对峙,千年积怨不共戴天的圣域、冥界诸君一起见识了天雄星的脸皮,实在叹为观止。

深色紧身衬衣卡在胸脯上缘, 棉麻混纺的布料弹力绝佳,皱缩在一起,身段曲线太陡深,一时半会儿褪不下来,抚平不开。对拜奥雷特来说是略精细难办的活计,越是急躁越找不到窘境的出口。

艾亚哥斯神清气爽从盥洗室出来,指尖勾过衬衣布料的最外缘,拜奥雷特的困局轻而易举地平整了。青年生得长手长脚,替她整理衣饰的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发生得像是从身后将身材较他娇小纤细的天孤星揽在怀里,又亲密又自然。

迦楼罗王的心情非常愉快,空余的另一只手拨开她鬓边的垂发,流连在她的肌肤上,触感绝佳。

拜奥雷特制止了他伸到领口:

“您这是工作时间对下属性骚扰。”

“冥界的工作时间跟人间一样,八点钟才开庭。再者我跟拉达曼提斯吵架也没用,决策权在米诺斯手里,他不肯来审判庭还有路尼可以顶岗。”——艾亚哥斯出门前如法炮制,将权限开放给了天暴星,小伙子面色阴沉很打算再补他一记日冕疾风。

冥界三巨头之一公然踢皮球,大言不惭,光明磊落,被死对头圣域听见又是一通夹枪带棒的辛辣嘲弄。

拜奥雷特处惊不变,侧过一点角度,娴熟地嘴唇相叠,同艾亚哥斯接吻。一个充满薄荷牙膏味的早安吻。

 “还有,这是交往内正常的亲密接触。”

艾亚哥斯紧贴着她,音量低不可闻,话语仿佛有质量,沉甸甸的字符在唇边跳动:

“我的半翼。”

胜过甜言蜜语千千万。

离住在该隐环的邻居兼同僚派副官大老远赶赴地上,专为砸迦楼罗王的房门还有一刻钟。

***

冥界三巨头的住所在第八狱寒冰地狱稍后地带,由外到分别是:

该隐环——拉达曼提斯。

安忒诺尔环——艾亚哥斯。

多利梅环——米诺斯。

参考圣斗士星矢冥界篇官图资料,若有错误之处请指正。

***

补个题外话:砸门的是西路费都,鸟类的相性比较好,迦楼罗和龙类碰到一起是会死斗互啄的(印度神话梗)。

 

评论(1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