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妻月

沙雕游戏po,近期FGO沉迷,热爱消消乐所有手游全部欧错方向心很痛。杂食属性,一般情况常向>>>>腐向。
斗马过激女友粉,艾尔熙德迷妹推。
女孩子是世界的财富!说女孩子不好的我打爆对面狗头。LOFTER用于存档,骚话连篇在同名微博。

片段练习。

大概是事后烟。

……
……

烟气袅袅,盛燃烟草的器物雕花嵌宝,捏拿把玩它的手腕纤指,精巧得比器物本身更甚。峰的侧脸线条流畅奢丽,有享乐气,浓缩着东洋美人温驯柔软的影子,这想法里其中自然也有艾尔熙德生在夏季热浪滔天,冬时寒风刺骨的西班牙,与峰的故乡遥遥相对,因互不了解,在想象中产生的偏见。少女浓密的长睫毛颤颤地低垂,卷曲的弧度煞是好看,色如鸦鸦贴敷在瓷白皮肤上,床柱附近帷幔重重掩着,圈出一方小天地让他们心甘情愿被锢在这里,暖暖软软的光线仿若黄昏时景色。峰的皮肤透出种昂贵大理石或金属的质感。

艾尔熙德伸出手,从她唇边捻走漆金描银的烟管,峰也很是顺从地张开嘴唇,微辛的香,卷涡状的雾从美姬淡樱色的唇间、端丽挺秀的鼻翼翕动间漫出,贴着青年的面孔扑得漾在暖溶溶光线里,用得仿佛小女孩淘气吹拂,带动起新剪刘海的法子。

东洋香气热醺得钻进艾尔熙德的鼻腔里,刺激青年的肺泡,满满地都是她渡让来的气息。

他浸润在过分精巧旖旎的氛围,不合时宜想到少年往事,峰瘦削得只余把骨,挣扎匐在幽暗石屋的陋床上。

——『如果你进来,我会恨你。』

少年默不作声替她入殓,少女从口到胸脯处都淋淋的,满目都是暗沉黏稠的红。

峰独自默不作声地死去,艾尔熙德情愿她是恨他。

眼眶里有那么一会儿,被久远回忆微微刺痛,还未彻底发酵酝酿成情绪,艾尔熙德已在双臂间将峰揽住,她的躯体柔若无骨,一条最斑斓艳丽的蛇缠上身来。

评论(8)

热度(9)

  1. 薄荷青莲稻妻月 转载了此文字
    峰说艾尔熙德进来她就会恨他的时候,我想到李夫人临死前拼命拿被子捂脸不让汉武帝看,哪怕死了也再担心色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