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妻月

沙雕游戏po,近期FGO沉迷,热爱消消乐所有手游全部欧错方向心很痛。杂食属性,一般情况常向>>>>腐向。
斗马过激女友粉,艾尔熙德迷妹推。
女孩子是世界的财富!说女孩子不好的我打爆对面狗头。LOFTER用于存档,骚话连篇在同名微博。

【练习】审神者艾尔熙德—片段2

交代前审神者内容较多,在考虑要不要用这段换掉之前写的第一部分。也可能不换,这段就放在正文稍后的部分里。

 

@忘忧花苑🕊 @翎九天 @十八 @净乐园paradise 

 

……

……

 

审神者去世了。

  

跟高层的阴谋诡计无关,这所本丸兢兢业业,战绩并不出彩也无可指谪之处,更称不得功高盖主,审神者不过乡下随处可见、有点灵力的小神主,一袭直衣裹块会说话的肉,乌帽子下压着张平实腼腆还有点木讷的脸,是个顺从又有主见的好孩子。

 

也不是本丸的管理上出了纰漏,付丧神们自得了人身,平平淡淡过日子,平平淡淡尊奉审神者,平平淡淡的守护历史,每日吃差不多菜色,出阵路上在马鞍上看差不多风景,跟许多普普通通的人打交道,除却每天干干净净出门,偶尔带着伤淋着满身血回来,付丧神们活得比审神者还像个人。

 

想来活得太平实也会出点岔子,大概是总队长山姥切国广暂时退下了一线位置,鹤丸国永的练度也已经升得碰顶,开始担当近侍打发审神者的起居……总不离是这段时间前后。

 

稀松平常的某一天,审神者去世了。留下一片萧瑟的冬景和一群冷暖无知无觉的付丧神。

 

哭过祭过,埋了裹在素净衣服里不声不响的审神者,小小土堆前头密匝匝挤着酒食鲜花供品,倾注在刀身的灵力也散了七八。通身霜白的付丧神掐指算算化了人身的天数,本丸统共也就四十几口,撑死五十口刀剑,他是顺番三十五,日头不短不长不算难捱,就是这新鲜活泼趣味着实没得太快。审神者既不日行一善,也未与人结下血海深仇,一生掐头去尾单讲与刀剑男士们相处的日子,跟一本丸付丧神岁数的平均值比全然没说头。

 

巧在俗语说天无绝人之路,人也好,刀也好,活得时间长了久了,总归是有一件好事情。

 

鹤丸国永嚼着感慨万千干了一杯梅子酒,重建期间不比从前,样样都得配给,吃不饱饿不死日子过得紧巴巴,酒更苛刻,每位只准一杯,再多没有,这还是庆功宴时候的待遇。现在的审神者滴酒不沾,方方面面严于律己,比他们活得还像块铁,写起禁酒法案根本站着说话不腰疼。

 

抱怨也没法子,谁让是鹤丸国永拖着灵力所剩无几的身体挪到大门口,捡了血淋淋,在火里滚了圈似的没块好肉的青年,五条所作的太刀在青年半梦半醒间套了真名,摁了手印,趁热打铁向管理局递交了就任申请,一切已成既定事实,天大的苦果都得打落牙齿和血吞。

 

堂堂一振皇家御物,一把年岁说出来吓死人,虽是时常自嘲自业自得聊以慰藉,任谁都看得出不是真心话。他选定的青年,毋庸置疑是位出类拔萃的审神者。

 

此处本丸甚多的付丧神还在嘴硬,他是其中之一;甚多的付丧神还在怀念亡故的审神者,他是其中之一;为数不多的付丧神开始接纳青年,绝口不提先主与现在这位如何如何,二者都同等重视,他也是其中之一。

 

评论(9)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