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妻月

沙雕游戏po,近期FGO沉迷,热爱消消乐所有手游全部欧错方向心很痛。杂食属性,一般情况常向>>>>腐向。
斗马过激女友粉,艾尔熙德迷妹推。
女孩子是世界的财富!说女孩子不好的我打爆对面狗头。LOFTER用于存档,骚话连篇在同名微博。

【练习】审神者艾尔熙德-片段

WB新条款太过分,干脆回来片段式刷屏。

 

跟这篇内容有关联2205年冬天(对应日服2015年冬天联队战前后)某座本丸捡到重伤,失去手臂的艾尔熙德的故事。

 

充满了妄想的产物,拖了很久还没有写到艾尔熙德和峰在演练场碰到。

 

@翎九天 @忘忧花苑🕊  @子船____想抱着龙哥睡觉 

 

……

……

 

鹤丸国永为着拜访审神者向房间进发,手里还抱着沿途碰见的付丧神们塞过来,要他转交给审神者的物品。

  

他们还没做好向新任审神者改口的心理准备,但随时间推移已经渐渐予他以信任。

 

时至2205年的多事之冬。

 

前任审神者的居所宽敞通透,视野良好,舒适仅次于集会的大广间,现在的审神者把它并作执务室,放任垒成若干方块柱状的文件书籍一点点蚕食空间,数量还在持续上升,目之所及全是纸张和闪烁莹莹微光,悬浮在半空的电子显示屏。庞杂的数据流活泉一般汨汨流动刷新,艾尔熙德待在纸堆里全神贯注,数字代码写就的信息淡淡地映在堇紫色眼瞳里。白色付丧神一脚没进纸堆,执务室里付丧神的数量出乎意料的多,密密匝匝连转身的富余都没有。

 

“鹤先生,您要是不帮忙的话就别杵在这里占空间了。”

 

药研藤四郎从纸堆里钻出来,毫不留情地吐槽——实在不能说他是走出来的——手上还抱着一摞已经处理完毕的。

 

他的身后是同样忙碌的粟田口的短刀们。

 

长着一张严肃面容,庞大灵力控制和运用又像新生婴儿一样无知的审神者,倒是意外受孩童模样的付丧神们喜爱,本丸的太刀、打刀们油盐不进,只肯观望,基本没放下架子的尴尬现实下,能够并且愿意辅助他进行日常工作的,也只有这些照顾他,最早与他熟络的短刀了。顺便说,因着短刀喜爱他的缘故,与短刀们渊源深厚的太刀、打刀和胁差慢慢消去戒心,也愿意向他搭话,提供协助,鹤丸国永甚至在纸堆里看见了来派的萤丸大太刀。

 

审神者给他们都安排了适当的工作。

 

但无论是哪一位付丧神,仍然没有改口,未向他低头奉上忠诚,仅仅在他名后加上敬称,与他们的前任审神者相区分,赞赏他无知无畏将真名告知。艾尔熙德也不在意,长年累月接受的教育和训练让他并不看重,与神明作对遭致怨怼,报复和诅咒都是常态,再者,名面上的虚名省略也罢。

 

“艾尔熙德先生在处理文书,鹤先生要是还有点名刀的矜持,就赶紧出阵讨伐溯行军吧。要做的事情堆积如山呢。”

 

药研藤四郎没有用努力这个修饰,在青年把自己逼上绝路一样的尽心竭力打磨之前,努力这个词不是赞扬,仅仅只是他的常态,无足挂齿的。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