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妻月

沙雕游戏po,近期FGO沉迷,热爱消消乐所有手游全部欧错方向心很痛。杂食属性,一般情况常向>>>>腐向。
斗马过激女友粉,艾尔熙德迷妹推。
女孩子是世界的财富!说女孩子不好的我打爆对面狗头。LOFTER用于存档,骚话连篇在同名微博。

【片段】不知道该怎么命名的练习

*试试看会不会被和谐。安定的……那两个人。
*走在黄油的路上回不来,虽然一点都不黄。《镜里名花》HE,艾尔熙德也去当审神者,碰到峰谈恋爱的背景。人物属于手代木先生,属于我的全部都是OOC。


@马可波罗的海  @卖西瓜的菠萝包



…………
…………

艾尔熙德捣弄得既深入又急促,因着他性子过于率直,不懂如何曲意奉承,一开始便是长驱直入,东洋的少女被他作弄得美眸滢然,却是态度坚决,绝不肯先于他落下气势,膝上发力直向他下腹踹去,青年闷声挨下这击,完好的左手捻住她的脚踝,轻松就制住这微不足道的暴动,她反大意将自己的弱处暴露出来。

失去右手并不影响优势,他甚至用这憾处引得她对他手下留情,青年结实的大腿将她下肢压得动弹不得,羞人地被他摆弄成方便进入的姿势。青年看着一副宗教式的清心寡欲,全然因为少年未得人指引,享乐的因子流在他骨血里难以磨灭,峰恰好在现下拧开了这个闸口。

艾尔熙德从中得趣,态度又强硬,汗珠顺着鬓角、结实脊背的沟壑汨汨地淌,峰在那热切的索取里简直没法透气,被褥和贴身织物泛出潮湿水汽。他与峰争执些什么从不肯先示弱,他和少女情谊深厚不假,更有一层势均力敌的对手关系在,是年少时候根深蒂固的坏毛病,从来没被正确地矫正过,现在它又故态复萌了。

一场男欢女爱陡然成了角力。

完好的左手抵着峰的唇角,青年堇青色的眼瞳,由上往下灼灼得盯着她,素来平整、不苟言笑的嘴角对她的冥顽不灵,仿佛也有点咬牙切齿。

峰。

诚然艾尔熙德是寡言的,性格一板一眼的,待人待自己都逼得太紧,甚至教人怀疑他的血液也是冻得硬邦邦。可是峰是明白的,他的心炙热滚烫,是祭坛里的火焰在剧烈地燃烧跳动,难以言明的真心,责任感和思念都做了祭神的香料,焚出一片教人沉醉的香氛。

现今峰就全身心地浸润在这香氛里,仅仅为她一人而燃的。

峰。

青年太过寡言,真到要开口时候竟只能在唇边一再重复少女的名,不长也不多复杂的音节,在他唇齿里恍如诵着诗文,别的甜言蜜语一概全无。

少女有些恍然了,想更多得听见他低沉悦耳的声音,不知怎么的,开口呼唤的,也都只是他的名,心底明明还挤压着许多话语,急欲冲出皮囊向青年倾诉,此时此刻通通失了音色,只有他的名,在少女的唇边,像首恋歌般地被重复。

可恨啊,他的伴侣似假还真地抱怨,黄金圣斗士的体力,也是无穷无尽的吗?

峰堪堪康复,体质算不得十足健康,艾尔熙德也才从反复高烧的死亡线上挣扎回来,全身气力都投注到她身上一样,内里被他撑得既酸又胀,他又恶质地在峰身体深处描摹研磨个没完,他的情欲仿佛一汪无垠海,食髓知味的,峰盯着高丽纸糊的细木格幛子,对这没完没了的情事生出惧意来。

你……现在可真是潘了……?

峰竟还有余裕,在情事间歇拿青年背负的星命嘲笑他一番。艾尔熙德与少女一同长大,知她底细如熟稔寄宿他手臂中的圣剑,虚张声势罢了。情意深浓时候觉得她甚是可爱,情态亦是娇丽,骤雨似的吻教她全然失却方向感,艾尔熙德珍而重之,密密地亲吻她,让峰再也说不出逞强又伤人的话。

宽厚的手掌被丰润的肌肤吸住了模样,指尖恋恋不舍地赏玩每一寸流畅的线条,峰即是朱樱色的美景本身,至于绵软无力的抱怨,自然不会触及青年的脸皮和神经一分一毫。

与星群同等无以计数的唇齿相融,品尝什么珍馐美味般的,青年的齿尖描摹着少女深玫红色的嘴唇内侧,峰也总算意识到与他角力吃力不讨好,他们的体格气力已经差距太多,舌头软绵绵地胶着一处,吐息也合为一体,发酵得比高丽纸、细木板搭建出的房间外面的苦夏更热烈,但它令人欢愉,几近忘乎所以。

就像要迎接末日,或者稍不留神又要面临分离,峰与艾尔熙德热烈地接吻,拥抱,在各自的体内彰显存在感。
峰很是苦楚,几近忍耐姿态的享受,她仍然是紧闭双唇,不肯在嘴边漏出一缕向他示弱似的叫唤,他都明白,艾尔熙德终是心满意足,朱樱似形容的东洋少女,再不会自他身畔被什么掳去。

评论(19)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