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妻月

沙雕游戏po,近期FGO沉迷,热爱消消乐所有手游全部欧错方向心很痛。杂食属性,一般情况常向>>>>腐向。
斗马过激女友粉,艾尔熙德迷妹推。
女孩子是世界的财富!说女孩子不好的我打爆对面狗头。LOFTER用于存档,骚话连篇在同名微博。

【同人】仲夏夜 中

这回更新比较长。

唠唠叨叨日常向,是我喜欢擅长的。

 
@马可波罗的海  @Handle  @子船____想抱着龙哥睡觉  @mint green  @叶青君 
 

 

 

捱到放学铃声,翔子抓起书包拔腿就跑,把修女嬷嬷“不准在走廊上跑”的唠叨和女伴的挽留统统甩到身后,并且她也成功拉开了一大截距离。

午休时候雅典娜的圣物之一,苍青色的小蛇从树丛里游移出来,将衔着的羊皮纸写就的女神指令吐在少女的手心,翔子吃力地阅读几行工整的希腊语,零零碎碎在脑海里拼出晚饭后在城户邸集合的讯息。

想必是新的情报收集任务吧。翔子把一小方羊皮纸妥善收起,决定带回家再销毁,小蛇仍然停留在原地,红宝石一般的双眼乖巧地注视着翔子,为犒赏它的不辞辛苦,翔子慷慨地与它分享了午餐饭团里的肉片。

厄里斯之战已然结束,少许的不和、纷争在大地上依旧存在,但不至于严重到危及世界,新的圣斗士也不断地被培养出来,奔向世界各地坚守自己的岗位,短暂地可忽略不计的休息后,又迎来与海皇波塞冬及其麾下海将军们的鏖战,而那也随着不久前连绵暴雨的结束、再度迎接晴美日子而终结。

世界似乎正朝着安稳和平的轨道前行。

少女一路奔回家中,对着敞开的玄关大声宣告:

“姐姐,我回来了!”

迎出来的是埃宋,作道服打扮,显然是在指导来见习的学员们。

厄里斯一党覆灭后,雅典娜对巨爵座的埃宋,猎户座的里格尔既往不咎,二人亦诚心悔过,向圣域交还了圣衣和圣斗士的资格,现留在响子、翔子姐妹家的道场打下手,托他们的好皮相之福,道场的女性学员激增不少。

埃宋沉稳地,颇具成年人风范地告诉她响子小姐在庭院里,目送女孩子保持快步跑的速度离开了。

响子坐在廊下,正看着里格尔打理前段时间受暴雨之苦、东倒西歪的植株,翔子放下书包就亲亲热热地揽住了她的腰肢。

幼小的赤红马驹面对喜爱的人,总是不自觉地流露出撒娇的意愿来,也每一次都得到了回应。

响子捏捏妹妹泛热气、红扑扑的脸颊,告诉她:

“纱织小姐送了东西给你,嘱咐换上再去她那里。”

深色包裹里细心置着一套浴衣,光是看着就觉得十分美丽,主体是柔和靓丽的黄檗色,灰梅、薄红梅色、退红、薄柿等颜色雅致地汇聚成美丽的花瓣,精致的刺绣信笔一般描绘在襟口,衣袖和浴衣的下摆处,腰带也是同样雅致的若叶色,稍深的松叶色和童稚的萌黄色在其上织出几何图案。包裹里还贴心地放上了与浴衣、腰带相搭配的头饰,布料制的花瓣紧密地攒成一团,球形的簪头主体下垂着几缕花穗。

城户纱织的心思缜密,趣味雅致,这份夏日的馈赠十分适合少女。

因为实在是非常美丽可爱,响子也少有地被勾起了装扮妹妹的心思,久违重温了幼时洋娃娃的换装游戏吧。翔子也因为久违地可以向最喜欢的姐姐尽情撒娇,愉快地任由她摆弄。

里格尔和埃宋没有发言,只是静默地注视着这对姐妹度过愉快的时光,稍前发生的那些战斗,血腥,血亲间的刀剑相向仿佛都是不值一提噩梦里的情形,两位青年没有开口交谈,彼此都觉得只是守望着这对姐妹,就已经十分满足惬意。这也是他们在奥维莉亚身故后,誓言要拼上一切守护她遗留的生命们的兑现。

“那么,我出门啦!”真是匹精力充沛的红色小马驹,响子感叹我们的翔子真是个可爱的姑娘。

响子温柔地嘱咐妹妹尽情去玩,看家的任务就交给大人们了。

红发少女雀跃的心情一直持续到她推开城户邸庄严的实木大门,青铜少年们占据了客厅里的电视机,正热火朝天地打红白机,当中天马座少年和独角兽座少年尤其嚷嚷地特别大声,好像是在为游戏手柄的归属权争执不下,顺便吐槽对方的操作技术,翔子进来的时候他们都快揪着对方的衣领动手了,没人打算劝架,连一向好脾气的仙女座都不愿意和这个稀泥。天龙座少年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白鸟座少年专注地盯着屏幕,手柄按得又狠又快。

小马座少女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少年们是拯救了世界于水深火热的英雄,完全就是青春期荷尔蒙过剩。

美衣走过来,依然是做女仆打扮,翔子眼尖看见她的烹割服下一点鲜艳的浴衣衣料,稍年长的少女补充发言:

“男孩子嘛。”

翔子点头,心有戚戚焉。

这栋华美洋房里难得一见这样热闹的情形,雅典娜的圣斗少女们聚集在一起,接受了来自女神的夏日馈赠,鲜艳衣袖宛若云霞灿烂美好,少年们正如当下年龄一样热烈地相互谈话,连一贯唠唠叨叨又暴躁的辰巳先生都没有出来责骂。当真是和平又愉快的情形。

翔子沉浸在欢愉的热烈气氛里,及至看见纱织穿着水色,绣着水波的雅致浴衣从楼梯上袅袅走下,这才想起询问小羊皮纸上的信息。

令她诧异的是,纱织身后跟着着便服,一头流金似长发的青年。一看见他,翔子胸膛里的情绪又开始翻腾,热气涌上来,搅和得翔子的脑浆都快沸腾了。

青年气清神定,向少年少女们挨个打招呼,十分大方。轮到翔子,青年也罕见地停顿了一下,称赞女孩子的装扮很可爱。还没等翔子雀跃起来,青年又像转移话题一样的挨个把女孩子们都夸奖了一遍,纱织得到的赞美尤其丰富。

谁让城户纱织是雅典娜,是他们的女神呢,她当之无愧。

纱织这才向聚集在这里的人兜出召集他们的用意。

天龙座少年言简意赅,把她细腻熨帖的话总结成一句话:

“也就是说,这是一次小小的庆功会。”

正好是附近街道举办夏日祭典的时候,据说还有富有特色的绚丽烟花。纱织希望陪伴她一路征战的少年少女们,能够借此机会好好游玩放松,更是为了让幼时不得不远离家乡的少年们,好好重温日本这个国家的风土人情。虽然事出突然,但是所有人都很喜欢这个提议。

至于天蝎座青年,他是结束任务后绕道来看望雅典娜。十二宫仅存一半黄金圣斗士的现今,每一位都均摊了大量事务,他也希望在下一次委托前能短暂休整下。

米罗挑起眉毛,半开玩笑向纱织补充:

“守宫可无聊了。”

天蝎座固然是坚定信奉自己的道,怀揣着比任何人都要强烈的荣耀感,同时也无碍他是一个二十岁出头,天性爱热闹的青年。

少年少女们都善解人意。

纱织款款开口,让青铜少年们各自回房间换上她准备的浴衣,理由充分,无法反驳。

只有米罗以你们要尊重一下成年人的意见逃过一劫,男孩子们怨声载道,不满和抗议在纱织温柔的眼神攻势下烟消云散。

顺利打发了少年们,一群人总算热热闹闹的一起出门了,这是他们为数不多聚在一起的闲暇时光。

 

 

评论(6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