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妻月

沙雕游戏po,近期FGO沉迷,热爱消消乐所有手游全部欧错方向心很痛。杂食属性,一般情况常向>>>>腐向。
斗马过激女友粉,艾尔熙德迷妹推。
女孩子是世界的财富!说女孩子不好的我打爆对面狗头。LOFTER用于存档,骚话连篇在同名微博。

【短篇】汝之名 四

☞汝之名 一

 

☞汝之名 二

 

☞汝之名 三

 

 

 

@霾蝶  @Handle 

 

 

四 

 


庆祝新年的祭典一贯是压轴重头戏。祭物丰美,屋宇装扮焕然一新自不必说,这年又添上祈祷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祈愿大筒木羽衣健康无恙两桩要事,规模比往年的都要盛大。甚至父亲散落在各地的门徒,也不辞辛苦,千里迢迢赶来观礼。

祭典的内容对因陀罗和阿修罗都不新鲜,自小就装扮着,咏唱的,耳熟能详的,大筒木羽衣及其胞弟从血亲暴政里拯救民众的故事。也可以说有些抵触,哪怕少年出色,已是齐名的英雄,父辈的光辉历史仍然沉甸甸地压着兄弟二人,要他们去传颂,去展现,直到他们死去,接着轮到他们的孩子传颂他们,继续被父辈的光环笼罩着,活在他们的阴影下。这年阿修罗终于从中逃脱,他十岁的长子装扮好,苦着脸被母亲推上场与伯父搭伴。

因陀罗背着长弓,鬓发结成美豆良,束发的丝绦璎珞色泽靓丽,额角光洁勒着一道金属细冠。他的长发并不服帖,打理起来颇为费劲,自十岁开启写轮眼,他就习惯在下眼睑绘上两笔朱砂。弟弟看他卸去朱砂,也有些不习惯。

好像兄长成了另一个人。阿修罗蹙眉给出评语。

因陀罗也觉镜里映出的是另一影子,他瞥了一眼就将铜镜掩上了。

今夜冷得出奇,难得星子璀璨,是整个冬季里罕有的晴美日子。高台上支起松明,噼啪燃烧着沁人香气。



就此开场吧。



有人叹谓一声,讲道:

昔日,某朝某国,深山的密林里忽降银光。伐竹为生的林人上前,定睛一望——

好一位秀雅美丽的佳人,是犯了何错孽,天上琼宇教她行至人间?



倩影擎两片行云流水的袖,翩然登台,似真似幻,如梦如影。

如拨开乌云阴霾,当真是位如月美满的佳人。

是舍脂。



苍老的男声还在喋喋不休,因陀罗几乎背得出接下的唱词:

地上的王倾慕不已,陶醉天女体态形容。全然不顾将来灾祸,群臣劝谏,定要娶她为妻。

王指以如缎如瀑的夜空银星起誓,要与她相知相守,永不分离。


这偏爱就此铸下日后的祸端。


天女为甜言蜜语和爱情笼络,愿意为他生儿育女。

评论(1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