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妻月

Master,公主,审神者,阴阳师,圣斗士,各种游戏肝到秃头,所有手游全部欧错方向心很痛。杂食属性,一般情况常向>>>>腐向。
斗马,艾尔熙德迷妹推。
女孩子是世界的财富!说女孩子不好的我打爆对面狗头。

【脑洞】【联动】来自地下深处真挚恳切的问候 二

居然有二emmmmm
文前再次感谢授权的 @光年_一颗松鼠 ( •̀∀•́ )

送给一起在坑里的小伙伴们(>^ω^<)
@叶青君  @漓青  @马可波罗的海  @freesia_honey  @AD钙奶  @蒂莫西不是爱哭鬼  @Handle  @卖西瓜的菠萝包  @阿冽_毒舌机关枪



来自地下深处真挚恳切的问候 二

9.
曾经有冥斗士担心冥王陛下的某个人间体,会因为抽不到心仪从者,愤然挥笔作画报社。直到某知名不具天字辈冥斗士与其互加好友,助战编制一排金卡闪瞎人眼,除了陛下自己。
现在他们只用担心他会不会气急攻心自裁了。

10.
前情提要:修普诺斯达成集齐亚伦、哈迪斯各职介成就,从Lily到Alter,从Ruler到Avenger一应俱全。满破,五宝,满羁绊,助战界面一片金光闪闪。
王厨弟控潘多拉小姐受到了极大动摇,高山仰止,望尘莫及。

11.
亚伦,潘多拉,塔纳托斯,修普诺斯是各自好友列表的大腿,四位高层合起来才是全图鉴。
12.
塔纳托斯:抽到圣域方的都辞(zi)职(sha)吧。
亚伦:……
My Room界面挚友帕伽索斯Archer(神圣衣)雷打不动,助战编制ALL职介位萨沙Lily-Ruler常年收割友情点。满破,五宝,带羁绊礼装。
潘多拉:……
持有无星枭帕蒂塔Caster,天马Archer(新生天马座圣衣),梅菲斯特Avenger,故人三连全家桶。
修普诺斯:看看你抽到的赛奇Caster,赛奇Ruler和伊提亚Ruler再说话。
塔纳托斯:……
修普诺斯:辞(zi)职(cai)吧,塔纳托斯。
塔纳托斯揣着智能机再度逃进了极乐净土。

13.
潘多拉:我很早就想说了,这个游戏的Ruler和Avenger是不是多了点?
亚伦想了一会儿:比谁的黑哨更厉害?

14.
新章暨夏季福袋卡池实装。
对上司炫欧,不遗余力嘲笑弟弟的修普诺斯遭遇了欧洲神的滑铁卢:
白礼Saber,白礼Ruler,零出货。
听闻此事的亚伦亲切截图老双子全职阶出货发送信息。
修普诺斯:不是满宝具也好意思说是出货?
亚伦:……
欧洲神的世界无人能懂。

15.
冥界三巨头及副官及代理,都是怎样安排工作和游戏时间的?
艾亚哥斯在工作时间授意半翼摸鱼,拜奥雷特身披冥衣,一手一台智能机,慎重严谨的在屏幕上点点点。
巨大的黑船在Lost Canvas的云海里梭巡,年轻的迦楼罗王将他的贝希摩斯揽在臂弯里,目光漫不经心掠过云上几可乱真的华美宫宇,天使们或站或立,有对话,有情景,喜怒哀乐各异的面容,双翼上泛着金属矿物的鲜丽光泽。
拜奥雷特放下智能机,迦楼罗王也没有因此就将他的半翼放开。他们一起眺望着层层叠叠的云海。
今天的黑船也充满了恋爱的酸臭味。

16.
在SGO流行前,拉达曼提斯及部下都是兢兢业业的社畜;在SGO流行后,为了每天有固定的游戏时间,社畜的程度又上升了。
基于上司对他的上司和部下们对上司粗壮的箭头,社畜们的财布也是社畜。

17.
路尼:固定的游戏时间?tan90。
哪怕有一屋子的女性书记官协助他整理琐碎文书,他能记得每日登录领取奖励已经是难得闲暇。
所有的从者UP活动对他都是米诺斯和史昂,真是地狱一般的情形。

喝了十几年汽水,今天早上遇到这种事情很绝望。

我的字长这样,一年里换了四册脑洞本,字没有什么长足进步。丑就丑着,懒癌患者最怕练字。

涂了六页纸(因为字难看不能说是写)的天斗士三人组插科打诨,伊卡洛斯(斗马)、奥德修斯、忒修斯在ND的卫星就差忒修斯了。

不管先生和天界篇动画的设定差距多大我都爱这三人组。

 

今天也是安定的超冷门体质。

【练习】审神者艾尔熙德—片段2

交代前审神者内容较多,在考虑要不要用这段换掉之前写的第一部分。也可能不换,这段就放在正文稍后的部分里。

 

@忘忧花苑🕊 @翎九天 @十八 @净乐园paradise 

 

……

……

 

审神者去世了。

  

跟高层的阴谋诡计无关,这所本丸兢兢业业,战绩并不出彩也无可指谪之处,更称不得功高盖主,审神者不过乡下随处可见、有点灵力的小神主,一袭直衣裹块会说话的肉,乌帽子下压着张平实腼腆还有点木讷的脸,是个顺从又有主见的好孩子。

 

也不是本丸的管理上出了纰漏,付丧神们自得了人身,平平淡淡过日子,平平淡淡尊奉审神者,平平淡淡的守护历史,每日吃差不多菜色,出阵路上在马鞍上看差不多风景,跟许多普普通通的人打交道,除却每天干干净净出门,偶尔带着伤淋着满身血回来,付丧神们活得比审神者还像个人。

 

想来活得太平实也会出点岔子,大概是总队长山姥切国广暂时退下了一线位置,鹤丸国永的练度也已经升得碰顶,开始担当近侍打发审神者的起居……总不离是这段时间前后。

 

稀松平常的某一天,审神者去世了。留下一片萧瑟的冬景和一群冷暖无知无觉的付丧神。

 

哭过祭过,埋了裹在素净衣服里不声不响的审神者,小小土堆前头密匝匝挤着酒食鲜花供品,倾注在刀身的灵力也散了七八。通身霜白的付丧神掐指算算化了人身的天数,本丸统共也就四十几口,撑死五十口刀剑,他是顺番三十五,日头不短不长不算难捱,就是这新鲜活泼趣味着实没得太快。审神者既不日行一善,也未与人结下血海深仇,一生掐头去尾单讲与刀剑男士们相处的日子,跟一本丸付丧神岁数的平均值比全然没说头。

 

巧在俗语说天无绝人之路,人也好,刀也好,活得时间长了久了,总归是有一件好事情。

 

鹤丸国永嚼着感慨万千干了一杯梅子酒,重建期间不比从前,样样都得配给,吃不饱饿不死日子过得紧巴巴,酒更苛刻,每位只准一杯,再多没有,这还是庆功宴时候的待遇。现在的审神者滴酒不沾,方方面面严于律己,比他们活得还像块铁,写起禁酒法案根本站着说话不腰疼。

 

抱怨也没法子,谁让是鹤丸国永拖着灵力所剩无几的身体挪到大门口,捡了血淋淋,在火里滚了圈似的没块好肉的青年,五条所作的太刀在青年半梦半醒间套了真名,摁了手印,趁热打铁向管理局递交了就任申请,一切已成既定事实,天大的苦果都得打落牙齿和血吞。

 

堂堂一振皇家御物,一把年岁说出来吓死人,虽是时常自嘲自业自得聊以慰藉,任谁都看得出不是真心话。他选定的青年,毋庸置疑是位出类拔萃的审神者。

 

此处本丸甚多的付丧神还在嘴硬,他是其中之一;甚多的付丧神还在怀念亡故的审神者,他是其中之一;为数不多的付丧神开始接纳青年,绝口不提先主与现在这位如何如何,二者都同等重视,他也是其中之一。

 

【练习】审神者艾尔熙德-片段

WB新条款太过分,干脆回来片段式刷屏。

 

跟这篇内容有关联2205年冬天(对应日服2015年冬天联队战前后)某座本丸捡到重伤,失去手臂的艾尔熙德的故事。

 

充满了妄想的产物,拖了很久还没有写到艾尔熙德和峰在演练场碰到。

 

@翎九天 @忘忧花苑🕊  @子船____想抱着龙哥睡觉 

 

……

……

 

鹤丸国永为着拜访审神者向房间进发,手里还抱着沿途碰见的付丧神们塞过来,要他转交给审神者的物品。

  

他们还没做好向新任审神者改口的心理准备,但随时间推移已经渐渐予他以信任。

 

时至2205年的多事之冬。

 

前任审神者的居所宽敞通透,视野良好,舒适仅次于集会的大广间,现在的审神者把它并作执务室,放任垒成若干方块柱状的文件书籍一点点蚕食空间,数量还在持续上升,目之所及全是纸张和闪烁莹莹微光,悬浮在半空的电子显示屏。庞杂的数据流活泉一般汨汨流动刷新,艾尔熙德待在纸堆里全神贯注,数字代码写就的信息淡淡地映在堇紫色眼瞳里。白色付丧神一脚没进纸堆,执务室里付丧神的数量出乎意料的多,密密匝匝连转身的富余都没有。

 

“鹤先生,您要是不帮忙的话就别杵在这里占空间了。”

 

药研藤四郎从纸堆里钻出来,毫不留情地吐槽——实在不能说他是走出来的——手上还抱着一摞已经处理完毕的。

 

他的身后是同样忙碌的粟田口的短刀们。

 

长着一张严肃面容,庞大灵力控制和运用又像新生婴儿一样无知的审神者,倒是意外受孩童模样的付丧神们喜爱,本丸的太刀、打刀们油盐不进,只肯观望,基本没放下架子的尴尬现实下,能够并且愿意辅助他进行日常工作的,也只有这些照顾他,最早与他熟络的短刀了。顺便说,因着短刀喜爱他的缘故,与短刀们渊源深厚的太刀、打刀和胁差慢慢消去戒心,也愿意向他搭话,提供协助,鹤丸国永甚至在纸堆里看见了来派的萤丸大太刀。

 

审神者给他们都安排了适当的工作。

 

但无论是哪一位付丧神,仍然没有改口,未向他低头奉上忠诚,仅仅在他名后加上敬称,与他们的前任审神者相区分,赞赏他无知无畏将真名告知。艾尔熙德也不在意,长年累月接受的教育和训练让他并不看重,与神明作对遭致怨怼,报复和诅咒都是常态,再者,名面上的虚名省略也罢。

 

“艾尔熙德先生在处理文书,鹤先生要是还有点名刀的矜持,就赶紧出阵讨伐溯行军吧。要做的事情堆积如山呢。”

 

药研藤四郎没有用努力这个修饰,在青年把自己逼上绝路一样的尽心竭力打磨之前,努力这个词不是赞扬,仅仅只是他的常态,无足挂齿的。

 

【杂谈】JK与社会人的下品故事

早上六点钟清醒梦的成果,目前只有三段不连贯片段的脑洞(醒过来还记得的部分),连名字都还没有起。我一般是六点三十五分起床,闹钟响起来的时候他们连衣服都还没脱完emmmmm

 

我都开始怀疑这个清醒梦的产生,是为了吐槽拖女性向片的时候突然中招雷的要死的男性向黄片。有几次通宵研究黄片找素材,生生看出了喜剧片的效果。

 

开车的CP也就是目前沉迷的有且仅有的那对,具体我就不点名了。怎么又是你们.jpg

 

 

 

 

这是一个JK想把思春期幻想在暗恋的隔壁社会人身上实现,社会人内心吐槽弹幕密密匝匝,最后社会人还是被JK给睡了的搞笑下品故事:

 

从女子高中生的嘴巴里听到类似性骚扰话题的第一反应,艾尔熙德什么也没想,连社会人的辛辣吐槽都没有,无限接近于大脑当机一片空白,一块木头直挺挺戳在门边一动不动,管他外头狂风暴雨,愣是纹丝不动。女孩子的深色制服、长袜湿漉漉黏着往下滴水,女子高中生本人也湿漉漉地盯着艾尔熙德看。

女孩子在换季时节的凄风苦雨里冻得瑟瑟发抖,从牙缝里哆哆嗦嗦请求留宿一晚。打工晚归遇上这样糟糕天气,想着早早回到单人间洗个热水澡暖和身体,却发现包里没有家门钥匙,可以依靠的女性邻居出了远门,持有备用钥匙的公寓管理员有严重起床气,这种深更半夜她也不好意思喊人家起来。

艾尔熙德想,就社会影响而言,你拜托我这种事情难道就合适吗?

女孩子的脸蛋冻得乌青,缩着身体哆哆嗦嗦说不出句完整的话:

因、因为……敲遍了门,只有艾尔熙德先生肯开门……

他现在就想把门重新摔上,装作无事发生再睡个回笼觉。

艾尔熙德既不是她的父母,也不是她的朋友,关上门告诉自己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尽管自己就好,天气恶劣却也是不能忽略的事实,有良心的社会人无法坐视没带钥匙的妙龄少女冻死屋外。

艾尔熙德让步了。

………………

………………

热水和室内温暖的空气很舒适,女孩子的嘴唇和脸颊恢复了红嘟嘟的诱人色泽,蛋糕表面装饰的水果薄薄刷上增亮剂一般,白炽灯下闪闪发亮的,纯然教人食欲程度上的食指大动。

如果让峰洞悉了暗恋的邻居心里不合时宜想着的全是蛋糕:啊好像是有点饿了,要不要打电话叫人送蛋糕过来当夜宵——某次艾尔熙德从性情开朗的部下那里得知,外卖服务会持续到凌晨二三点,一直想试着什么时候在深夜吃外卖,仔细说来都是需要加班替资本家卖命的社会人的悲哀——也顾不上什么女追男隔层纱,送上门的肥肉不吃是傻瓜,为了体脂肪和少女的恋心,先打他一顿才是正经。

………………

………………

她没像成人影片的女优那样直接扒了他的裤子上下其手,谢天谢地,不幸中的万幸——不,完全,一点也不值得庆幸!

犯人是女子高中生,受害人是刚加完班的社畜,就算是这样的角色设置也一样是犯罪事件!如果艾尔熙德提出诉讼,还有极大的可能性被倒打一耙,毕竟世人舆论更相信外表无辜楚楚可怜的美丽少女受害者。成人影片的剧情桥段爽归爽,放在现实里哪一桩不是实打实的刑事案件。

 

 

没了。

好像快半个月没在LOFTER发东西了。我也不知道这半个月都在干什么。

每天几百字的片段练习还是有坚持的,完整的是真找不出来一篇。

看喜欢的太太杂谈科普太有意思了,虽然有些看不太懂也觉得很有意思。

【闲聊】彩云国物语X东京电视台梗

彩云国物语X东京电视台梗

*只补了动画1-2季(全78话)和部分外传小说、漫画,小说本篇只到十四卷而且还是五年前看的。

*据说小说本篇外传加起来二十二本,还有难以统计的杂志刊载短篇,人太多了只写了一部分比较熟的(基本是动画里已登场)

 

 

红秀丽

家道中落为生计奔波,勤俭持家MAX,据龙莲阐述连萝卜叶子也能入菜。茶朔洵替她买的五两银二胡砍价到二两,剩下的三两收到囊中。

报酬优渥的委托很大程度不会看内容,让人捏把汗。

进了御史台的日课是捶打贴着陆清雅名字纸条的棉被,擀面团的时候大骂陆清雅。由葵皇毅盖章男人运烂,连王上都骂在里头。

 

红邵可

女儿和静兰不在家,家一团糟。武艺大会上自告奋勇端茶倒水,泡的茶放到了满朝文武。

招待霄太师,给人喝的是半桶井水。

 

茈静兰

前第二皇子,管榛苏芳叫狸狸,被榛苏芳叫竹笋家臣。

和燕青一起灭了杀刃贼,想揭老底的基本死绝。

好像有许多让人吐槽的点,一时半会一句都吐不出来。

 

紫刘辉

被近臣们称笨蛋王上等等,近臣们面前根本没有尊严。

既喜欢男人也喜欢女人。

最开始出于动机不纯推行女试法案,现在决心做不为了秀丽而是为了国家的王。

动画第二季开始一直被逼婚,直到第二季结束向秀丽的求婚也是立刻被拒绝。

 

红黎深

国试期间风评恶劣,被赶去监狱宿舍连罪大恶极的犯人都改过自新了。

除了秀丽所有人都知道他是秀丽的叔叔,骂王上是流鼻涕的小鬼。

用蜜柑打晕了试图向秀丽揭老底的碧珀明。

 

李绛攸

双花之一。路痴,坚决不承认自己路痴,元凶是百合姬。

过于认真,被双花的另一人和王一逗就炸。

 

蓝楸英

双花之一,龙莲称愚兄之四。受女性欢迎但是喜欢的女性全部心有所属。

原本是文官。

 

蓝龙莲

外出流浪的条件是国试及第,取得三甲成绩。放榜夺得榜眼,逃了进士仪式。

流浪的一开始蓝家只给了一两金的旅费,剩下的全靠赌博,秀丽引导之前一直以为赌博是正当赚钱途径。

克洵、春姬、翔琳、曜春四人审美被害的元凶。

拔掉了秀丽家菜园里再过三天会变得更好吃的蔬菜做装饰。

 

蓝十三姬

长得跟秀丽一模一样。

准备黑吃黑的时候被秀丽抓了现行。

 

茶鸳洵

朝廷三师之一,对女性都很体贴,但据英姬夫人所言,当恋人是最差劲的。

 

茶朔洵

顶着琳千夜的假名接近秀丽,反被秀丽吸引。

“你不给我泡甘露茶,我就会死。”真的死了。

给秀丽为数不多的恋爱经历留下心理阴影乃至创伤的烂人,死后千夜的假名又被缥家当作诱饵。

 

陆清雅

二十岁的官吏杀手,秀丽的好敌手或者冤家对头。

正直地对秀丽发表性骚扰一样的言论,给秀丽改梳的发髻得到了蓝楸英的认可。

说要教育秀丽认清官场的现实与黑暗,卷走了她全部的成果和功劳。

连秀丽在家做饭骂他都调查了,想什么呢。

 

葵皇毅

被秀丽称流着黑血的僵尸,一字不落地听到了。

部下去蓝州公干,叫她没找到可以产双黄蛋的蓝鸭和猴头菇就不用回来了。

 

杜影月

弃医从官,因为官吏的俸禄高。

史上最年少十三岁状元,刷新了李绛攸十六岁状元的记录。

头个月八十两俸禄送回老家被人贪污,如若之后没有查证会不知还能不能追回。

酒后风评被害(阳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