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妻月

沙雕游戏po,近期FGO沉迷,热爱消消乐所有手游全部欧错方向心很痛。杂食属性,一般情况常向>>>>腐向。
斗马过激女友粉,艾尔熙德迷妹推。
女孩子是世界的财富!说女孩子不好的我打爆对面狗头。

【补丁】醉魔力症候群(盖咕哒)

早些时候不成器的半辆车的补丁版本_(:з」∠)_

因为不可抗力所罗门部分咕咕了!得另起一篇搞事情_(:з」∠)_

【片段练习】魔女的糖罐

给之前的魔女集会paro脑洞撒把土。

魔女立香和被大卫王托管的所罗门Lily。

……
……


我量了糖罐子,喏,你看我在这里标了线的。小魔女手戳在玻璃器皿上比划比划:

你稍微一动我就会发现。

小矮子所罗门不说话,站得规规矩矩冲她眨巴眼。

最后糖罐子里的内容物还是少了一大截,立香咬牙切齿拧紧罐盖,认为自己吞了一服混乱心智的药,就通过所罗门那双冲她眨巴的蜂蜜金色的眼。

小魔女实在心疼自己的糖,恶狠狠地盯他,所罗门嘴里含着一大块,还吮着圆鼓鼓手掌上细碎碎的糖粉,她的威吓压根不痛不痒。

立香气吼吼:
我要把你丢掉。

到了晚上气温陡降,魔女不乐意动窝,跟大卫王隔着壁炉的火苗聊天,瞪眼重申魔女的主张,所罗门刷了牙,套着居家服在她背后把糖罐子里堆得高低不平的物什重新摇成水平线。

立香指着罐子,你看你看跟大卫王告了一堆状。

第二天早上春暖花开,魔女神清气爽看哪哪顺眼,也不提要丢孩子。

午后立香忙着架坩埚熬药剂,屋里的桌子全归了所罗门,小小个用发霉味的古籍给自己搭了座城,比椅子还勤快,看完一本就垫屁股下,再就近拿本新的。待到立香饥肠辘辘进屋觅食,熊孩子的背几乎贴着天花板,即使这样手里的书还不肯撒。

她炸了毛,像被侵犯了领地,风风火火又威胁了一通要把他丢掉。

接下来几周他们仍相安无事。

期间糖罐子空了又满,粘牙小糖块没了还有刚割下的蜂蜜,紧接着又到了应季的美味浆果,森林比行商又勤快又慷慨。

立香恶狠狠地往罐子上画线条,横七扭八,熊孩子掏过罐子总不忘晃一晃,内容物总比新画的线矮半截。
魔女都快哭了。

所罗门觉得她有趣极了。

最近的黄油练习,盖咕哒。

【归档】所罗门篇~昼良~

铁定会被吞,干脆扔链接了_(:з」∠)_

 

各位请看这里☞:

 

能写出来全靠 @粒粒今天也在截稿日 巧克力老师!她是神!!

你知道吗?我现在就全靠着你给我画的斗马支撑着继续喜欢他……啊.jpg

漓青:

全都是给 @稻妻月 的斗马……努力的在画然而还是画不好……

【归档】无人缅怀的歌

无人缅怀的歌

2018/04/07点梗。
圣斗士同人,阿布罗狄中心。

很久没复习原作漫画,全靠记忆,同人二设和私设写的OOC段落。

比起撒加X阿布罗狄更像阿布罗狄→撒加,又很难讲是不是慕强以上的感情。头一次写这两个人,应该不是CP向。



无人缅怀的歌,泛善可陈的故事。
一位宛若星辰的少年,以及,幼小的,曾披纱唱诗的,可爱孩子。

 

 


没人关心黄金圣斗士除这身份外的人生,进入圣域前的过往化作虚妄,已不可考,仿佛一生下就是金甲辉煌,永远青春健美,一如他们侍奉的少女神明,要离开此处也几近不可能,日后他们也将不属于自己,死亦不能改。

星落下来,他们同人世割裂开。

 

星辰不是属于谁,或是为了什么特地存在的。

年长的人是这么说的,年幼的孩子是这般被教导的。

阿布罗狄不是言听计从的孩子,他记得从纱下瞧见的,透过斑斓彩绘玻璃投射的夏日的光,暖溶溶地教他手脚有力又温暖,这珍贵的馈赠在希腊的土地上到处都是,悬在头顶明晃晃地近乎毒烈,汗水还没来得及出来,先被蒸发了。他也记得修罗说的,节日的夜晚父亲高高兴兴把他搁在肩头,人们从家里成群结队涌上街道,四面八方地来,热烈地向迎面来的抬圣像的队列伸出手,想乞得、想触碰一份神圣。他也记得和迪斯马斯克一起叼着植物的茎叶或根,漫无目的地仰面休憩着,听他说故乡许许多多,堆积成山,以幼儿身量望不到尽头的柑橘和柠檬,丰收季节的空气里满是酸甜,到这土黄色,象牙白和稀缺的一点绿色的土地上之前,他以为那是整个世界,不是整个也起码是最好的那半拉。

别人的不知道,阿布罗狄的过去又不是空白,专为等着抵达这里的。

 

人们赞颂女神,千年过去她的名似百柱上镶嵌金银一尘不染,仍在那里闪闪发亮,她的踪影已在地上消匿百年,他的生活里仿佛充斥着她。圣域是她的所有物,全都笼罩着太过温柔、淡淡黄昏似的金色,历史的尘土味扑面而来,包括生活其中的所有。衰老的星辰在高位,是她的一切的见证人,青铜面具上一双红宝石俯视着新生的他们,他说:

 

她的光芒快要重新照拂地上。

 

许是太久远了,他的语尾拽着岁月的链子,沉甸甸的一长串。

 

有人垂眸,有人虔信,有人静听,有人睁大眼眸,如饮食囫囵咽下他向往的一切,再寻个独身去处,用他的数年乃至一生静心咀嚼,自然也有人不得趣,不以为然张嘴哈欠,早晨讲这些太沉闷,离得太遥远,做晚间的睡前故事也不适合,太晦涩。

 

阿布罗狄见得到一颗旧星日日衰败和坍塌。

 

蔷薇抽了枝条,未结出秾艳的花;羊羔还未有磨砺得锋锐的角;无处可去的鬼魂还零零落落,没聚集在一处哭嚎……他们尚且年幼,在他们其下还有年岁更小的。

 

只有撒加是璀璨的,少年在一群听教诲的幼儿的最前头,站得笔直,长发迤逦,一幅流动的、蓝得叫人眩晕的地中海,阿布罗狄看见的是宛若夏夜里的银河。只有撒加没有笼罩着那层过于温柔,教人想挣脱的金色,可他身上也确凿发着光,比旧星更夺目。

 

他也由衷确信眼前的银河,会如金银恒久,蒙了尘拂去依然晶明,如厅内百柱组成的幽暗森林,即使历史做旧,也不颓废,会有虔诚信徒在明晃晃万盏银灯下祷告,洁净白衣映衬柱林的镶嵌雕饰。

 

领受教诲的早晨跟阿布罗狄经历的所有日夜都无二,也只有那天,阿布罗狄想起他曾披着纱,伴着管风琴,与其他人琅琅唱着不过心的赞美诗,赞颂得是谁的名和丰功伟绩都不要紧,初夏的日光透过斑斓的镀珐琅玻璃,仿佛过去了有千年那么久,暖溶溶地教他手脚有力又温暖,他在纱下隔着织物疏朗的洞眼,漫无边际地唱。

 

看得久了,光里虚笼笼地聚出个人的形体来,二十余岁的阿布罗狄隔着记忆远远地睇一眼,仿佛就是撒加的模样。

 

 

 

http://fx.weico.cc/share/20356119.html?weibo_id=4225178252832327

抽奖链接在这里。今天晚上七点钟已经截止了,不用再点小蓝手小红心了。

【同人】圣女与龙与大英雄 五

圣女掉线了……()

四的时候推到北美了,五就直接是终章后了。

预计分二到三部分的样子。

***

临近午饭想了想,还是分成七章比较好。

做个预告好了:

六、拯救人理的御主哪怕隔着世界线也要谈恋爱

七、圣女与龙与大英雄





圣女与龙与大英雄

五、坚强的Master要勇于面对持续性赤字

不多说守护人理的功绩,藤丸立香终究是少年心性,哪里就会从此一蹶不振的。眼泪掉完了,擦擦脸,伤口长好了,刻骨铭心的一晚好好咀嚼消化了,黎明是崭新闪亮的,站在从者们面前的又是一个活活泼泼的小能量体。

古往今来英雄豪杰欣赏的就是她这一点,藤丸立香的才能也许是普通或者平庸的,可灵魂不论何时都熠熠生辉,因此他们愿担当她的坚盾,利剑和明镜,不能现在打包票未来坦荡又光明,藤丸立香还有太长的人生,不许她就此停滞不前,要她迈开步跌跌撞撞地走。

真的英雄不畏艰险,苦役试炼磨砺心志,三件起计,一打标配,上不封顶,有担当的人类最后御主同样如此,哪怕面对卡池暴死,也要与圣乔治谈笑风生,拍照发推。

齐格飞顿了顿,脸上挤出一个表情,牵扯到猎杀龙类时不慎留下的伤口,一时又难看又滑稽:

……真是对不起,我把真心话都说了出来。

Master的运气有好有坏,基本遵循守恒定律。齐格飞也觉得她这回运气背的时候实在有点长,芦苇原上根都被仔细翻了一回,总是有不带万死毒针的就冒冒然出门,离Master的预定目标数还有一大截。

莫德雷德卿咔吧咔吧嚼烂一把金饼干(谢天谢地,Saber们的职介素材基本没短缺过,否则藤丸立香的泪腺肝脏和头发一起完蛋),坐姿不雅,豪迈地岔开两条直溜溜套着盔甲的腿:

“闭嘴吧齐格飞,再讲下去就算是你,御主都要动手了。”

齐格飞想了想,的确如此。藤丸立香是个务实的,哪怕他是御主的第一个四星从者,呼符一发入魂的惊喜产物,My Room中意从者最长记录的保持者,涉及原则底线问题,小能量体日里再好说话都要爆发。

想想那位连头带尾兢兢业业抵抗了御主三十七次的巴巴托斯先生,因为携带万死毒针被御主踢馆了五十三次的佛钮司先生,以及余下几位她未来得及见面,先行殉职只能瞻仰遗容的魔神柱……齐格飞认真慎重地看着莫德雷德把素材嚼得嘎嘣响,她身后不远藤丸立香跟贤王吉尔伽美什面对面站着谈话,不知怎得情真意切起来:

……抱歉,真的非常抱歉。

叛逆骑士知道这只是他乱七八糟的口癖,没有什么实际含义,白眼翻上天都快进了天灵盖。

迦勒底没有亚瑟王,也没有宫廷魔术师梅林,圆桌还缺高文和崔斯坦,御主也注意减少莫德雷德和贝迪威尔或兰斯洛特的会面,黑色的亚瑟王倒是有三位(Saber/Lancer/Rider),可教养孩子不归她们管,该下班下班,分得门清。Master不傻,没必要产生非战略性减员和损耗。骑士过得顺心遂意极了。

自打匈奴王阿提拉在暗无天日的加班里,羁绊升到十,换来礼装开开心心下了班,Saber职介的出战主力落到黑色的亚瑟王,莫德雷德和齐格飞头上,偶尔兰斯洛特跟他换个班,隔三差五开进芦苇原。其成果闻者伤心,见者落泪,几乎是丰饶海核桃事件的再演。

藤丸立香也就只敢在芦苇原上攥着一把万死毒针,叫嚣48根万死毒针撑不死你,要把芦苇根怼进贤王嘴里让他见鬼去,灰头土脸回了迦勒底还不是照例就想往贤王膝上一瘫,笑得活像亲了一口天鹅肉,后者嫌弃,威胁,然后拎着她领口把人丢进浴室,还叫来了清姬和玉藻们。

少女的心思啊,难琢磨。

【脑洞】Lancer伊卡洛斯-斗马的语音列表

天界篇 X FGO,脑洞逐渐完善中。




Lancer 伊卡洛斯(斗马)
职介:Lancer
稀有度:★★★★ SR

■羁绊语音■

羁绊Lv1:……抱歉,我不擅长与人相处。

羁绊Lv2:我确实得到了那位殿下的庇护,未被授予神明使者象征的双翼,也是事实。

羁绊Lv3:此处聚集了这等数量的英雄豪杰,我也能跻身其中,是因为我曾怀揣成为神明的可笑愿望吗?

羁绊Lv4:大闹一场如何?若是造成您的困扰万分抱歉。

羁绊Lv5:一直听我说殿下的事情,您也很厌烦吧?……嗯,不会吗?您真是温柔的人,Master。

召唤:
Lancer伊卡洛斯,蒙您召唤前来。……双翼?我并没有被赋予它,神话的叙述终究是虚幻之物。

■个人空间开放语音■

对话1:
嗯,要去海边?……不,并没有感到为难什么的,您尽管去玩闹放松吧,不用搭理我。

对话2(持有Rider魔铃):
仅仅抱持着想要活下去的朴素愿望,您达成了众多人类穷尽一生都无法想象的伟业呢。
我想要变强,保护重视之人,最后却抛弃了这份心愿。像伊卡洛斯般,不自量力地迎来惨淡的收场……

对话3:
您的光芒太耀眼了,就像我疏远的阳光一样,就像驰骋于雷霆云霞间的帕伽索斯一样……

对话4:
忒修斯想与父亲相认踏上旅程,奥德修斯为要将他心爱的人重新揽抱在怀中,扬帆破浪;你也只是想活下去才不断战斗。
而我的愿望只会让我越行越远。

对话5(持有Rider美杜莎):
啊啊……有熟悉的气息。抱歉,只是想到了故人。

对话 6(持有Berserker赫拉克勒斯):
应该向他道谢。……我也不知道缘由,见到那位的身姿心中就不断涌现出感激之情。

对话7(持有Archer俄里翁):
纵然那位身上有叫人厌恶的气息,纵然那位并不是我侍奉的殿下……我也渐渐学着接受了,在这古往今来英灵汇集的迦勒底,还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

对话8(羁绊Lv5后更新):
伊卡洛斯妄图接近太阳,反遭神罚坠入深海……我曾经也试图跻身神明的队列,结局您一定猜得出来。它是个不幸的名字,恰恰正适合我。

对话9(通关幕间:坠海者眺望苍穹):
……我的名字是斗马。它本该被我舍弃在岁月里,甩在身后,但是,听到铃铛的声音,我却想起来了。

对话10(持有Berserker伊卡洛斯):
率真狂烈地活着也未尝不可,甚至可以说,那是我理想中的,豪烈直爽的英雄姿态。当然偶尔也请您注意野兽嘶咧的獠牙,您需要拉紧的可不止他这一匹野兽的缰绳。

对话11(持有Caster美狄亚):
只要提到名字,忒修斯就会罕见发火……
依我拙见,她也不过是位被女神戏弄的女性。无论哪位女神都乐见由人类自主行为引发的转折剧情。

对话12(持有Caster美狄亚-Lily):
……神明总是将珍宝在最恰当的时候摧毁。并不是经验之谈。

对话13(持有Caster喀耳刻):
奥德修斯警告过我,没有赫尔墨斯的帮助,不要随便取用喀耳刻的食品……嗯噗。

喜欢的东西:
月光很舒适啊。适合驾驶着鹿车驰骋。

讨厌的东西:
我不喜欢太阳,海水也不喜欢。是伊卡洛斯的影响吧?……我也不是很清楚。

圣杯:
我还有太多未尽之愿,多到连万能之釜都不愿倾听我的诉求。因为我是未能抛却一切的人类。

生日:
是你的诞生日吗?与众多从者缔结契约,受其照拂的你,一定会远比我幸福。

活动:
真热闹啊,我也加入吧。




■羁绊礼装■
『一切荣光归于神明』
(画面:伊卡洛斯的半面具。)
溺毙海水的伊卡洛斯,双眼不肯阖上执拗地地仰望他曾翱翔过的碧空,手臂徒劳地伸长想要再度接近太阳。
除了回忆,思念和随之而来的伤痛,我一无所有,继承的仅有这份不属于我的垂死前的可怖记忆,现在不能说我已经从中解放。
至少现在我能摘下这方面具,归还荣光,庇护和桎梏,向宛若煦阳的你托付我仅有的珍贵之物(真名),然后与你并肩。

【脑洞】从者伊卡洛斯-斗马语音

FGO X天界篇。

随便写写的斗马语音:

“Lancer伊卡洛斯,蒙您召唤前来。……翅膀?我并没有被赋予它,神话的叙述终究是虚幻之物。”

达到羁绊5后开放语音会暗示Master伊卡洛斯非真名,幕间后追加新语音会将真名托付给Master:
“伊卡洛斯妄图接近太阳,反而遭受神罚坠入深海……我曾经也试图跻身神明的队列,结局您一定猜得出来。它是个不幸的名字,恰恰正适合我。”
“……我的名字是斗马。它本该被我舍弃在岁月里,甩在身后,但是,听到铃铛的声音,我却想起来了。”

喜欢的东西:“月光很舒适啊。适合驾驶着鹿车飞奔。”

讨厌的东西:“我不喜欢太阳,海水也不喜欢。是伊卡洛斯的影响吧?……我也不是很清楚。”

白色情人节送了Master随身携带的铃铛,因为它象征着无与伦比的重要回忆,也因为这是他最珍视贵重的宝物。

其余的想到再写。
充满了伊卡洛斯神话的neta,基于天界篇序奏的自我理解和O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