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妻月

Master,公主,审神者,阴阳师,圣斗士,各种游戏肝到秃头,所有手游全部欧错方向心很痛。杂食属性,一般情况常向>>>>腐向。
斗马,艾尔熙德迷妹推。
女孩子是世界的财富!说女孩子不好的我打爆对面狗头。

【短打】迦楼罗主从的早晨

*还是晴天篇剧情相关补充,分享一个……借外勤机会和半翼谈情说爱开房夜不归宿的摸鱼爱好者。

*全部都是妄想恋爱脑和OOC,不要细究。给基友们看看乐呵就算了。

 

例行摸鱼圈太太表白@freesia_honey @初霜小九Okami  

 

 

 

 

一日之晨从迦楼罗王的自说自话开始,这个时候迦楼罗王的半翼多半不会言听计从。

今天也如是。

天雄星嘴巴里叼着柄牙刷,含含糊糊说话:

“拜奥雷特,早上睁开眼我并不想先跟牙刷亲密接触。”

天孤星把上司塞进衣服里,毕恭毕敬,油盐不进,有问必答:

“您得先刷牙。”

某一年的和平时间,天雄星和天孤星一起患了急性牙周炎,鲁科医师悬壶济世,唯有那次拒绝望闻听切,长腿的木精丢下句注意口腔卫生转身就跑。

艾亚哥斯裹在一堆毛绒绒衣物里,心有不甘进了盥洗室。地上正进入隆冬,室内开足暖气也不能大意保暖的麻烦季节。拜奥雷特蹲在床脚边低头翻衣物袋子,此次外勤委托内容保密,没法一起带上供职安忒诺尔环的侍女,所谓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地兽贝希莫斯习惯了先锋的工作,粗粗拉拉的生活,没有几分细腻的特质,迦楼罗王也不甚在意,许多贴身事务指名要她参与,不容拒绝,这份有恃无恐的偏爱教人侧目,没多少冥斗士愿意参与协助他们的任务,一是人家挑剔,嘴上无德,二是没胆,眼睛发痛。

前圣战里一场剑拔弩张双雄对峙,千年积怨不共戴天的圣域、冥界诸君一起见识了天雄星的脸皮,实在叹为观止。

深色紧身衬衣卡在胸脯上缘, 棉麻混纺的布料弹力绝佳,皱缩在一起,身段曲线太陡深,一时半会儿褪不下来,抚平不开。对拜奥雷特来说是略精细难办的活计,越是急躁越找不到窘境的出口。

艾亚哥斯神清气爽从盥洗室出来,指尖勾过衬衣布料的最外缘,拜奥雷特的困局轻而易举地平整了。青年生得长手长脚,替她整理衣饰的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发生得像是从身后将身材较他娇小纤细的天孤星揽在怀里,又亲密又自然。

迦楼罗王的心情非常愉快,空余的另一只手拨开她鬓边的垂发,流连在她的肌肤上,触感绝佳。

拜奥雷特制止了他伸到领口:

“您这是工作时间对下属性骚扰。”

“冥界的工作时间跟人间一样,八点钟才开庭。再者我跟拉达曼提斯吵架也没用,决策权在米诺斯手里,他不肯来审判庭还有路尼可以顶岗。”——艾亚哥斯出门前如法炮制,将权限开放给了天暴星,小伙子面色阴沉很打算再补他一记日冕疾风。

冥界三巨头之一公然踢皮球,大言不惭,光明磊落,被死对头圣域听见又是一通夹枪带棒的辛辣嘲弄。

拜奥雷特处惊不变,侧过一点角度,娴熟地嘴唇相叠,同艾亚哥斯接吻。一个充满薄荷牙膏味的早安吻。

 “还有,这是交往内正常的亲密接触。”

艾亚哥斯紧贴着她,音量低不可闻,话语仿佛有质量,沉甸甸的字符在唇边跳动:

“我的半翼。”

胜过甜言蜜语千千万。

离住在该隐环的邻居兼同僚派副官大老远赶赴地上,专为砸迦楼罗王的房门还有一刻钟。

***

冥界三巨头的住所在第八狱寒冰地狱稍后地带,由外到分别是:

该隐环——拉达曼提斯。

安忒诺尔环——艾亚哥斯。

多利梅环——米诺斯。

参考圣斗士星矢冥界篇官图资料,若有错误之处请指正。

***

补个题外话:砸门的是西路费都,鸟类的相性比较好,迦楼罗和龙类碰到一起是会死斗互啄的(印度神话梗)。

 

希望有人一起聊dairok的作品。没买到《群像》哭唧唧。

明明不太舒服了,秋冬犯偏头痛,还跟朋友撒娇说哪里哪里不舒服,结果还是撑着不肯去睡觉。
今年就没有几天是在十点前睡觉的。

精神萎靡,今年把时间排的太满,周一到周六工作,空余时间又是驾校又是会计课的事。

起码得熬到明年才有的解脱。

又被屏蔽了,无话可说。

我居然忍受了这破平台这么多年。

就……试试看咯。

30热度差不多了。

————————
2017.10.31截止。跟预想里的差不多,30热度上下。

昨晚上懒癌又犯了没及时……😔

今天下午之前会弄出答卷。

我算看透你们了,一说开车评论数就上涨!😂

我平常写的是有多难吐槽啊……好吧这一定是我容易掉书袋的毛病emmmm

晚上花几个小时写了一段放在微博了,还没车,明天继续。

我要开始搞sex三十天挑战了,之后一个月这个账号倾向会变得很奇怪,请大家注意避雷。

CP:
圣斗士同人向。熙峰,修普诺斯x帕西提亚,星矢斗马无差。还有别的什么CP等我想起来或者心血来潮再添加。

片段练习。

大概是事后烟。

……
……

烟气袅袅,盛燃烟草的器物雕花嵌宝,捏拿把玩它的手腕纤指,精巧得比器物本身更甚。峰的侧脸线条流畅奢丽,有享乐气,浓缩着东洋美人温驯柔软的影子,这想法里其中自然也有艾尔熙德生在夏季热浪滔天,冬时寒风刺骨的西班牙,与峰的故乡遥遥相对,因互不了解,在想象中产生的偏见。少女浓密的长睫毛颤颤地低垂,卷曲的弧度煞是好看,色如鸦鸦贴敷在瓷白皮肤上,床柱附近帷幔重重掩着,圈出一方小天地让他们心甘情愿被锢在这里,暖暖软软的光线仿若黄昏时景色。峰的皮肤透出种昂贵大理石或金属的质感。

艾尔熙德伸出手,从她唇边捻走漆金描银的烟管,峰也很是顺从地张开嘴唇,微辛的香,卷涡状的雾从美姬淡樱色的唇间、端丽挺秀的鼻翼翕动间漫出,贴着青年的面孔扑得漾在暖溶溶光线里,用得仿佛小女孩淘气吹拂,带动起新剪刘海的法子。

东洋香气热醺得钻进艾尔熙德的鼻腔里,刺激青年的肺泡,满满地都是她渡让来的气息。

他浸润在过分精巧旖旎的氛围,不合时宜想到少年往事,峰瘦削得只余把骨,挣扎匐在幽暗石屋的陋床上。

——『如果你进来,我会恨你。』

少年默不作声替她入殓,少女从口到胸脯处都淋淋的,满目都是暗沉黏稠的红。

峰独自默不作声地死去,艾尔熙德情愿她是恨他。

眼眶里有那么一会儿,被久远回忆微微刺痛,还未彻底发酵酝酿成情绪,艾尔熙德已在双臂间将峰揽住,她的躯体柔若无骨,一条最斑斓艳丽的蛇缠上身来。

【片段练习/预告】良辰美景奈何天

良辰美景奈何天

艾尔熙德X峰。

If艾尔熙德在阳炎城大赛优胜,与峰成婚,实为梦神陷阱。

 

算预告吧。从大纲到片段都是我自己喜欢的发展。

 

 

 

 

……

……

 

艾尔熙德的轮廓,似从整石中劈凿削刻的,嘴角倒还留有一点柔和的线条,神情柔和时候最是迷人。侍女倾着水壶浇洗他身上的血垢汗泥,替他涂抹香料油膏,青年的吐息里都带着蜜酒气息。

披金甲的青年拼杀出条血路,他的奖赏是阳炎城的美姬。

……

……

峰是不辞辛苦,远渡重洋来的香花,东洋朱红色的双眼如石榴籽实,她本身就是芬芳的石榴,甜美得不可思议,是艾尔熙德的好敌手,是圣剑。

艾尔熙德捻着她堆在软枕上的乌发,将那檀色尽数拨到耳后,峰半倚着软枕,姿容鲜妍,与他记忆里的大相径庭,只有她至今都只为了圣剑的心,他是决不会错认。

如空鞘呼唤利剑,如同块矿石所锻的名剑彼此吸引,铮铮鸣响,青年热烈得亲吻阳炎城的美姬。

……

……

梦散去了,随着阳炎城的崩溃。

情色,不失悲剧韵味,想必合剧作家们的口味。艾尔熙德眺望繁荣城池如烟气散尽,裸露一片无垠黄沙,金钱,名利,肤白鬓浓、巧笑嫣然的佳人,都从他的道上远去了。直至完成圣剑,履行与友人的约定身死,艾尔熙德也未能勘破阳炎城的梦是神明恶质的玩笑,还是他的欲念得神助力具象化了。

无力感涌上来,挫败,悲伤,怒气,羞愧……如云如雾织成张轻轻薄薄一张蛛网,兜头将他笼罩了,挣不开,斩不断。他比自己预计的还要无能为力。

即使如此仍要前行。

 

外传十,希绪福斯篇。

我可喜欢这页的俄狄浦斯王。